对“一带一路”地质工作的思考

作者:姚 华 舟 发布时间:2018-04-14

2017年3月1日—4月28日,参加了中共中央党校第68期厅局级干部进修班“战略思维与领导能力”研究专题学习,期间结合个人境外地质工作经历,围绕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查阅了相关资料,进行了初步思考。

一、关于“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指的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两条经济贸易长链总体上近东西向横贯欧、亚、非三大洲及相关海域(图1),沿线穿越65个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俄罗斯、蒙古、中亚5国、东南亚11国、南亚8国、中东欧16国、独联体其他6国、西亚北非16国(表1),总人口约44亿,占全球总人口的63%,2013年生产总值21万亿美元,全球占比29%(近几年的占比可能更高)。其两个端点,一头是活跃的东亚经济圈,另一头是经济技术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中间主要是资源、能源丰富、自然环境优美但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国家和地区,经济贸易发展潜力巨大,是我国拓展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开拓新兴市场和贸易互通及能源资源合作的重要地区。

“一带一路”包括陆海两支,陆上的一支,即“丝绸之路经济带”,以我国陕西为起点,经甘肃、新疆,到中亚、西亚,再到欧洲。这条贸易之路的发现和开辟始于西汉使者张骞出使西域,东汉时又进一步向西拓展。从此,这条路线被作为“国道”踩了出来——大漠炊烟袅袅飘飞,声声驼铃不绝于耳,各国使者往来不断,商贾不绝于旅,王公贵族、圣僧武道、贫民百姓乃至乞丐狱犯,都在这条路上留下了自己的足迹。

图1 “一带一路”示意图(引自互联网) 

 

表1 “一带一路”沿线主要国家列表

 

“一带一路”海上的一支,即“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也成型于西汉,但起始可能更早,是中国与亚洲、非洲、欧洲各国的海上交通贸易路线,起于中国广东徐闻、广西合浦,从东南沿海,经中南半岛和南海诸国,穿过印度洋,进入红海,抵达东非和欧洲,成为中国与外国贸易往来和文化交流的海上大通道,并推动了沿线各国的共同发展。

“一带一路”战略是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主动适应和引领经济全球化,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统筹陆上、海上两大经济通道,立足当下、谋划长远而做出的重大战略布局,是新时期进一步深化我国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顶层设计,也是我国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与世界各国共同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战略举措。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有利于促进沿线国家和地区经济繁荣与区域合作,有利于促进不同文明交流互鉴,有利于世界和平发展。

“一带一路”战略,借用古丝绸之路这一深入各国人民心灵的历史文化符号,表达新的时代内涵,既有经济、社会发展的考量,也有政治、外交方面的深层考虑,既是现实发展的需要,也是长远战略的谋划,寓意十分深远。所提出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和平发展、共同发展”、“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发展理念,引起沿线各国的广泛关注和共鸣,并积极与他们自己的发展规划相对接。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域外国家也表现出参入“一带一路”项目的极大兴趣。习近平总书记甚至在4月份访美期间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谈到欢迎美国参与“一带一路”框架内合作。

“一带一路”海、陆统筹,国内、国际统筹,既是推进中国“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落地生根的根本性战略举措,也将造福于“一带一路”各国人民甚至世界各国人民,既在相当程度上破解、抵消了美国的所谓“重返亚太”战略,也为中国经济发展和政治外交拓展了更加广阔的空间,并为推进“互利共赢”区域合作、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奉献了中国智慧。

总之,“一带一路”战略是个既有利于国内、也有利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人民、有利于全世界的大好事,是一项造福世界各国人民的伟大事业,是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集体智慧的结晶!“一带一路”已写进联合国决议。中国政府、各行各业,要抓住机遇,联合沿线各国人民共同唱出一曲“一带一路”的大戏。

二、关于“一带一路”地质工作的考虑

“一带一路”是综合发展之路,涉及到经济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地质工作必须积极主动参入其中。

地质工作有三个基本功能,一是探索地球科学奥秘,即研究地球的岩石矿物和元素组成、形成演化、地质地理变迁,研究地球生命的起源和演化;二是在这个认识基础上,进一步勘探开发矿产资源和能源,为经济社会发展和人们的物质文化生活提供物质基础和能源保障;三是开展地质环境和工程建设的适宜性评价。可见,发展经济、保障环境、提高物质文化生活水平、探索自然奥秘,样样都离不开地质工作。2006年国务院出台了《国务院关于加强地质工作的决定》,其开篇即对地质工作对于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作用进行了强调。所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地质工作必须先行,打好地质工作基础,做好资源、能源、环境和工程建设的保障。实施“一带一路”,地质工作大有可为!

(一)关于基础地质调查工作

基础地质调查是地球科学的根,我国历来非常重视基础地质调查,对地质调查点、线、面的布置、控制,非常严格,非常精细;即便现在广泛应用遥感技术,对点、线、面上的查证也必须严格到位。中国的基础地质调查,已完成1:25万陆域全覆盖,中东部重要地区的1:5万基础地质调查基本完成,正在开展1:2.5万地质调查填图试点。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所涉亚洲、非洲地区,地质调查工作程度普遍比较低,这次的“一带一路”推进,我们有没有必要开展基础地质调查呢?过去有否定的声音,但我的回答是肯定的!理由是:

第一,之所以称之为基础地质,就是说它是做好其他应用性地质工作,包括矿产地质、工程地质、环境地质等等的基础。所谓“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根深才能叶茂”,道理是再非常明显不过了。地质找矿要取得大的突破,环境地质调查要取得好的效果,基础程序不可以越过,否则欲速而不达;即便一时取得局部胜利,从长远来看也是没有可持续性的。

第二,由于地球科学的“大科学”属性,中国要成为地质强国,中国地质学家要成为具有国际水准甚至引领国际前缘的地球科学家,只待在国内不睁眼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不行的,必须尽可能多地掌握全世界的地质资料,多到其他国家看看,到其他大陆看看,如果有机会还要到现代海洋去看看。实施“一带一路”,机会难得,是全面、系统开展国外地质调查、获取他国第一手资料的好时机,必须牢牢抓住,扎扎实实、圆圆满满做好、做足相关工作,厚积薄发,脱颖而出。

第三,“一带一路”战略,中国是总设计师,是庄家,我们当然需要多一些前期的投入,这种投入,包括地质调查工作的投入是值得的,我们的收益在整体,在政治、经济、文化、外交、引领等诸方面。“一带一路”建设,无论是港口、铁路、巷道、机场等任何一项基础设施,其基础地质、工程地质、环境地质情况必须调查清楚,只有在彻底调查清楚的基础上因地制宜、因地施策,才能确保工程质量,确保中国人的声誉。中间哪一个环节出问题,最后引出质量问题,都会影响中国人的国际形象。

所以,在“一带一路”适度安排基础地质调查是必须的。至于具体哪个国家、哪个地区具体怎么安排,比例尺多大合适,要根据具体情况来定。需要考虑的因素包括地质构造复杂程度、现有工作基础、资源能源基本情况、工程施工性质,等等,要与所在国充分协商论证,共同确定具体工作方案。

2004年以来,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的引导下,中国地质调查局先后在非洲、东南亚、中亚、南美等地区组织实施了系列境外地质调查与合作科研项目,取得了一些地质找矿成果,对引导中国企业“走出去”发挥了积极作用。盘点这些项目,几乎无一例外地是地质找矿或相关项目。毫无疑问,地质工作最初迈出国门,立足于所在国现有地质资料,选择成矿区带开展工作,利用短平快手段,从点上突破,取得成果,建立信心,助力中国企业开拓境外地质市场是非常重要、非常有意义的!但毋庸讳言,这些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普遍比较落后,地质工作投入不足,因此基础地质调查工作程度普遍偏低,影响了深层次的、更广泛的地质勘探,影响了深入的地质科学研究。对于这些地区,应该尽快补齐基础地质工作不足的短板。

(二)关于资源能源地质调查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具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和能源,是全球资源能源产出和供应的重要地区。如俄罗斯是世界天然气最为丰富的国家,其铁矿、金刚石和锑矿、锡矿探明储量居世界第一,铝矿居世界第二,金矿储量居第四;蒙古国已探明煤、铜、钨等80多种矿产,其中石油、天然气、黄金、铜的储量均居世界前十位;北非蕴藏了丰富石油、磷酸盐、天然气等等;东南亚分布有全世界最长、最重要的含锡花岗岩带,其东、南、西三面环抱的大陆架是亚洲地区仅次于波斯湾的第二油气区带;南亚则以铁、锰、煤等矿产资源丰富。“一带一路”国家已发现石油、天然气、煤炭、铀、铁、铜、铝、稀土、钾盐、石墨等近200种资源能源,其中,石油储量占世界56%,天然气占79%,煤炭占56%,铁矿石占40%,铀占30%,铜占18%,铝土矿占17%,金占26%。初步估计,沿线待开发资源能源还有巨大潜力,其中包括石油311亿吨,天然气90万亿立方米,煤炭至少13万亿吨,铁矿2941亿吨,铝土矿174亿吨,钾盐约800亿吨,等等。

中国要抓住作为“一带一路”总设计师的战略主动权,充分发挥作为地质大国的技术优势、装备优势和资金优势,在全面掌握综合地质数据的基础上,重点针对资源能源问题,加强与沿线国家的地质科技合作公关,合力推进“一带一路”资源能源的详细调查和有序开发。可能的合作应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内容:“一带一路”沿线主要含油气盆地资源潜力调查;重要成矿带调查与成矿规律研究;新材料、新能源调查;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研究;重要构造带(特提斯构造带、古亚洲构造域、东非裂谷等)地质演化与资源环境效应研究;地质资源能源信息数据库建设与信息共享。

(三)关于工程地质调查

“一带一路”将打造六个巨型国际经济走廊,即中巴经济走廊、中蒙俄经济走廊、中新经济走廊、中伊土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和新欧亚大陆桥。这六个经济廊带所处的构造背景和基础地质、工程地质条件非常复杂,如中巴经济走廊穿越天山、帕米尔高原、塔里木盆地和印度河平原,岩石类型、构造条件、工程岩组复杂多变;中伊土经济走廊沿天山山脉、帕米尔高原北部进入欧亚板块与非洲-阿拉伯板块的碰撞带,是新构造运动最强烈的区域之一,工程地质条件复杂多变;新欧亚大陆桥横亘欧亚大陆,东部(中国境内)以平原和盆地的松散岩组为主,中部为西伯利亚较坚硬岩组,西部(波兰以西)以平原区的松散岩组为主;等等。这些巨型经济走廊建设给国内外商家提供了巨大的商机,同时复杂多变的基础地质、工程地质条件也给工程施工带来了严峻的挑战!对这些将在人类历史上留下里程碑印记的工程建设,必须按照百年大计的质量要求,把基础地质、工程地质和环境地质调查铸牢做实,必须全面、系统查明地壳的区域稳定性、断裂活动性和岩石工程力学性质等各种因素,因地制宜,因地施策,防患于未然。

(四)关于环境地质、灾害地质调查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人类不会忘记西方工业文明在给世界带来物质文明的同时也给大自然带来了沉重的环境污染;中国用30多年时间走过了西方200年的物质文明,所付出的环境代价也是沉重的。党的十八大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五位一体”的总布局,强调把生态文明建设贯穿于经济社会发展的各方面和全过程,表明了党中央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坚定意志和坚强决心。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一带一路”不能走过去发展-污染再治理的老路,而要走绿色文明之路,这其中包括产业结构布局和地质环境保障等多重因素。地质环境保障方面,就是要通过查明基础地质和环境地质情况,搞好产业功能区划和工程选址,避开、消除、治理污染源,同时在环境地质调查的基础上做好监测管理。地表和地下水质量、土壤地球化学、地面沉降、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地下岩溶塌陷、矿山地质环境、地震、海啸等等,都是环境地质调查和监测的内容。

(五)加强地学数据库建设

地球科学的大科学特性,决定了其数据积累必然是海量的,加强地学信息数据库建设,推进数据共享,对于指导地质调查和科学研究意义重大。

中国地质调查局发展研究中心以ArcGIS为开发平台,建立了集数据源与应用为一体、空间数据与非空间数据库共存的全球矿产资源信息系统。该系统目前涉及全球140个国家和地区,数据量达到14TB,包括图件24000幅,文档超过20000份,矿产地数据超过46万条,另外还有全球1万多个矿业公司信息和3.8万个矿业项目信息,已为社会各界提供数据服务3500多人次,数据服务量达到450GB。

中国地质调查局武汉地质调查中心正在建设“海上丝绸之路地学数据共享平台”,已形成四类地学数据库,包括地学图集、矿种矿业信息数据、国别矿业信息数据和其他类的数据库,已采集各类图件、报告、文献和矿床信息数据量共12215条,数据平台正在进一步完善中,网站地址为www.msrgeo.com。

(六)搭建国际合作平台

“一带一路”涉及众多国家,要开展长期、有效的合作,必须推进多边合作平台建设。例如,武汉地质调查中心立足于多年的工作积累,联合相关国家的地调科研机构,于2016年组织成立了“中国-西非-北非地学合作研究中心”。该中心由武汉地质调查中心牵头组织,西非、北非主要国家的地质官员参与进来;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由中国科学家担任,西非、北非和中国的地质学家分别担任委员,共同商议中、非地质科技合作和人才培养。第一届学术委员委员共15人。中心初步建立了工作制度,制定了工作规划。

中国地质调查局自1999年成立以来,已先后与全球50多个国家/地区或国际组织签署了合作谅解备忘录,开展了160多项合作,其中与“一带一路”17个国家签署了备忘录,开展合作项目近30项。武汉地质调查中心先后在东北非、西非、北非和东南亚等9个国家开展了26个地质项目合作,与相关国家建立了良好合作关系。

三、关于文化交流在“一带一路”中的作用

“一带一路”是经济贸易之路,也是文化之旅,没有文化的“一带一路”是走不远的。“一带一路”之所以能唤起沿线各国人民广泛的感应与共鸣,除了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需求,正是因为古丝绸之路所承载的历史文化内涵早已沁入沿线各国人民的心灵。实施“一带一路”战略,我们要打好中国的传统文化牌,把中国几千年的文化精髓融汇到“一带一路”每一个项目,让沿线每一个国家和民族的人民,都能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真善美,让中国传统文化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器和滋养宝。

中国传统文化浩瀚无垠、博大精深,其内核构成要素是仁、义、礼、智、信,形于外则是温、良、恭、俭、让。这十字箴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是各民族都接受、欢迎的共同价值观,是普世文化。中国历经几千年风雨变迁、朝代更替,始终不倒、生生不息的是什么?就是以仁、义、礼、智、信为核心的传统文化。作为主体的汉民族也好,作为少数族群的鲜卑族、蒙古族、满族也好,无论谁登上中国的历史舞台,无论他过去是什么、做什么,最终的治国安邦之策都离不开仁、义、礼、智、信为核心的道统文化。仁、义、礼、智、信坚守的好,温、良、恭、俭、让传导的好,社会就和谐、稳定,政治就清明、长久、兴旺;反之,社会就风范失序,民生凋敝,人心思恶,政治不稳。党中央提出坚定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自信的根源就在于我们传统文化的精髓,它是中国民族文化的丹田之气,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文化之根。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亲、诚、惠、容、实”,“共商、共建、共享”和“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都闪耀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智慧光芒!

由于工作上的原因,2005年以来,我接触过比较多的非洲人,包括各级地质官员、地质科学家、海关官员和地方官吏、普通百姓乃至街头乞丐。通过同他们直接接触,我发现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深刻的认同感!我们的工作团队,中国传统文化气息越浓,越谦逊坦诚,他们对我们就越尊重,越友好,工作越配合,积极性越高。他们直言不讳地说非常欣赏中国人的温良恭俭让,反感美国人的颐指气使、指手画脚,并与我们讨论中国的传统礼节,说到兴奋的时候,对我们连连竖起大拇指,“China, number one!”。看得出,他们是真情的释放。我们也说,非洲是人类的发祥地,这里有我们共同的祖先,我们从中国到非洲,就是回到祖先生活的故乡。合作中的真诚交流,拉近了相互间距离,彼此都开心,保证了工作效率,也保障了生命财产安全。他们也说到,现在有些中国人不是很友好、不尊重他们。工作中我们也曾接触到对非洲兄弟不友善的国人,当然,这些人也收到了因藐视无礼甚至态度恶劣而被人修理报复的果实。

无论哪个国度、哪个民族,无论发端于什么样的文化,人类对诚信、忠义、尊重、智慧的追求是共同的,对温、良、恭、俭、让是普遍接受的,这正是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的精髓,是跨越民族文化分界的普世价值观。“一带一路”要走好、走远,我们的地质科技合作要取得成功,我们必须善于在“一带一路”中弘扬、传导我们的传统文化精髓。显然,我们自己必须具备良好的传统文化素养。

相关新闻